名字太难取了

缘分到了自然会更新。
我不更新绝对不是因为我懒,而是缘分未到。

【竹马】陨落

🚨不定期更新,想更就更,可能会窗
🚨除了和脸书上的太太借的设定以外,还包含了一些私设
🚨文笔渣
🚨BE

冒个泡证明我还活着。
篇幅还是一样短,期中考刚结束,目前处于腦死状态(

C3
        白花花的天花板、刺鼻的药水味及插在左臂的针管,无一不告诉金晓珍是在医院里醒来的。他一翻身,便看见李昇俊坐在病床右侧,托着头撑在床头柜休息。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小心翼翼地撑起身子,生怕惊扰到对方,尔后端详着李昇俊的睡颜,浅浅一笑。他温柔地抚摸着对方的头发,道:"辛苦你了,还得照顾生病的我。"
        忽然间,李昇俊猛地睁开眼睛回应道:"怎么会辛苦呢?"
        "卧槽李昇俊你是想吓死我啊!"金晓珍嚷嚷道,"原来你没睡着!"
        "我有睡着,只是我又醒了而已。"
        "……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"对了,我刚才是不是昏倒了?"金晓珍问道,"是感冒吗?还是身体哪里出问题?"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看着问东问西的金晓珍,决定先暂时不把实情告诉对方,随意掰了个理由:"嗯,感冒了。最近稍微留意一下自己的身体,早点睡、多喝水、别吃冰的和油腻的,身体不舒服我陪你去看医生,还有……"
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金晓珍立刻打断对方:"好好好,我会注意的!"
       "真的是……"李昇俊无奈地笑道,"从以前到现在你都是这样说的,但哪次注意过了?"
       "你这次的感冒比较严重,真的要注意身体啊,知道吗?"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拍了拍李昇俊的肩膀回答道:"好啦,我知道了。"

【罐昏】如果我忘记了你
时隔一年,一方死亡三十题再度上线,更新一切随缘,雷者请自行避开。
🚨注意,是罐昏!是罐昏!是罐昏!
🚨题材敏感不带个人标签
🚨非现实、非现实、非现实
🚨这次无人死亡,还请放心
🚨可能ooc
🚨文笔渣

【竹马】陨落

🚨不定期更新,想更就更,可能会窗
🚨除了和脸书上的太太借的设定以外,还包含了一些私设
🚨文笔渣
🚨BE

C2
        等李昇俊整理完后,两人一同前往离学校不远的早餐店。李昇俊推开门,笑脸盈盈地向柜台的店员打了声招呼,便领着金晓珍来到靠窗的位置,对店员说道:"还是老样子,谢谢。"
       "老样子啊,一杯巧克力牛奶、一杯冰美式、一份猪肉蛋堡和鸡肉堡,对吗?"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点头答道:"是的。",但随后又道:"嗯……再加一份总汇三明治好了。"
        "好的。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在吃饭期间不發一语似乎成了两人相处多年的一种默契。李昇俊和金晓珍不紧不慢地吃着各自的早餐,过了一会儿,加点的总汇三明治也送上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店内的总汇三明治三片吐司四样料制作而成,并将其切为四块,用料实在且营养美味,受到许多顾客喜爱。金晓珍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塞进嘴里,满足地咀嚼着。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笑道:"塞那么大口干嘛呢?它又不会跑掉。"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答道:"可是会被你吃掉。"
李昇俊无奈地道:"那这份给你吃吧。"
        "不用啦!我说笑的。"
        "大不了我再点一份呗,你吃饱就好。"
         李昇俊将盛放总汇三明治的餐盘推到金晓珍面前,看着对方的吃相,心里若有所思。
        "因为喜欢你,所以才会处处让着你,即便你只把这当成兄弟情。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两人在第一堂课开始前抵达教室,整理一下上课用品并与同学抬杠几句后,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,教授也走进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一手托着头,一手转着笔,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,无心在课堂上。
        正当金晓珍准备趴下用睡觉来度过漫长的上课时间时,头部又再度感到沉重且疼痛,他难受地按了按太阳穴,痛苦的表情被坐在他身后的李昇俊看见了,李昇俊戳了戳金晓珍的背,示意对方回头,对他做了个口型:"你没事吧?要不要陪你去保健室?"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实在头痛欲裂,点了点头,李昇俊向教授告知一声后,便搀扶金晓珍去保健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"我总觉得自己一整天都不太寻常。"金晓珍道,"今天清晨頭痛想吐,但早上又很有胃口,若是感冒不应该是这样的。"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在一旁默默听着,并没有把自己身体也不舒服的事告诉金晓珍。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躺在病床上,忽然觉得喉咙一酸。李昇俊见他表情不对,立刻拿了一旁的小塑料袋,对着金晓珍的嘴并一边帮他拍背。不一会儿,金晓珍吐了,但奇怪的是,吐出来的并不是已消化成泥状的早餐,而是晶莹剔透且带着绯红色的星星,约装满四分之一个塑料袋。
        星星在袋子里一闪一闪的,宛如星辰就在这小小的塑料袋里一样,若不是上面沾满唾沫,李昇俊根本不会相信这是从人的嘴里吐出来的。他愣愣地站在原地,还没缓过神来,是金晓珍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。
        "昇俊......"金晓珍紧紧地按着心口,"心脏好痛......"
       "晓珍你撑着点,我去叫老师!"
金晓珍嚅动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应了声后,便阖上眼睛昏了过去。

【竹马】陨落

和脸书上的镜子太太借了星化症的梗,关于星化症的简略介绍会放在留言。

🚨不定期更新,想更就更,可能会窗
🚨文笔渣
🚨除了和脸书上的太太借的设定以外,还包含了一些私设
🚨BE

C1
        清晨,窗外仍弥漫着薄雾,夹带着略微厚重的水气。晶莹剔透的露珠挂在枯黄的树叶上,只要被风轻轻一吹,便会在上头滚动,但到了叶片前端,却又似掉非掉。忽地,大风颳过,枯黄的树叶难逃一劫,与露珠双双落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被一阵恶心感给惊醒。
他难受地皱起眉头,紧捂住嘴巴跑进厕所,对着洗手台呕了老半天,却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强忍着不适回到床上,无奈忽然袭来的头痛却使他难以入睡。此时的他脸色极差,嘴唇变得苍白且干裂,脸也毫无血色,金晓珍痛苦地按着太阳穴,蜷起身子勉强入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在金晓珍跑进厕所里干呕时,李昇俊其实是醒着的,而使他清醒的是头部传来的剧烈疼痛。
李昇俊自认体质不错,即便感冒也不会感到特别不适,如此严重的头痛还真是第一次发生。
         "也许得了重感冒吧?"他心想,并压低声音干咳了几下,避免吵醒同寝室的学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早上七点,金晓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看了一下手表,此时肚子传出一声闷响。金晓珍摸了摸下塌的肚皮,伸了个懒腰,觉得身体好很多了,便下床洗漱,一心一意想着等等准备享用的早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醒来时,便看到金晓珍在整理课堂用品,惊讶地问:"今天怎么自己起床了?平时不都是要我叫的吗?"
        金晓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回答道:"你小点声,别吵醒其他人——跟你说啊,我是因为太饿才起来的。"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咧开嘴笑了几声,但金晓珍无法反驳什么,毕竟他真的是被饿醒的,只能给李昇俊几记白眼。
         "咕噜。"这声巨响来的时机正好,给了金晓珍报仇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尴尬地看着金晓珍,对方不为所动,挑眉道:"李昇俊大大,您就别取笑我了,您不也是被饿醒的吗?"
        李昇俊低头认栽,头也不抬地去盥洗。金晓珍一脸好笑地看着对方的背影,等对方彻底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后,金晓珍低下头,苦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"虽然不满足于现状,但若跨越了那条界线,我擔心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。"
        —TBC

【营珍】一台破车

上一篇营珍的后续,车技实在差到人神共愤。

【营珍】紧急刹车

🚨私设有
🚨可能ooc
🚨雷者慎入

连结放评论

🚨营珍,双向暗恋
🚨咖啡厅老板X花店老板
🚨写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,人物可能ooc
🚨资料全来自于网路,如有错误敬请指正

【俊秀】随笔
🚨U-KISS俊 X Boy's Republic秀雄
🚨cp名自己取的.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经过长时间的练习,李俊英早已感到疲惫,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时间,他立马躺倒在地,满足地发出一声喟叹。
        坐在椅子上的李秀雄见状,道:"俊,别躺地上,地板很凉,会感冒的。"
        作为比李俊英大两岁的哥哥,李秀雄十分照顾这位弟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李俊英回应道:"没这么容易感冒啦!"
        李秀雄叹了口气,随后从椅子上下来,坐在地上,打算再劝自家弟弟从地板上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见李秀雄坐在自己身边,李俊英盯着对方好一会儿,使李秀雄有些不自在,问:"怎、怎么了吗?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沉默了半晌,李俊英勾起一抹微笑,唤了一声:"哥。"
        "嗯?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李俊英道:"你亲我一口,我就起来。"
        李秀雄眯起眼睛回答道:"那你干脆别起来好了。"
        虽然他是这么说的,但李秀雄准备起身时,还是偷偷在李俊英嘴角上轻啄一下,随后快步离去。
        李俊英缓缓坐起,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和微微透红的耳根及后颈,轻笑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"哥真可爱啊。"

【贤驼】一台破车

羊驼生日贺文,紧急刹车,链接放留言

【容宜】随笔

       深夜,他蹑手蹑足地潜进偌大的练习室里,没想到里头却一片黑暗。
       本以为对方到了半夜仍会呆在练习室里,反复地研究编舞动作,但看见室内的灯早已关闭,他心想:"哥大概回寝室了吧?"
       正打算阖上门离开,却忽然听见呼噜声,吓得他差点甩门狂奔,但他认为,倘若自己真的逃跑,未免太不成样子了吧?作为一个男人,他决定鼓起勇气查看。
       他在门边摸索一会儿,拿起打扫练习室用的扫把,顺着呼噜声走去。
       来到声音传出的角落,他不轻不重地戳了几下地板上发出呼噜声的"物体"。
         "世容,别闹。"
       他吓得往后弹开,骂了一句卧槽。
       实在无法再坚持下去了,大半夜听到奇怪呼噜声已经够渗人了,还听到那东西叫自己的名字!
       放好扫把,他哆嗦着打开练习室的灯,那个使他受到严重惊吓的"物体"居然是他要找的人!
       他松了一口气,道"哥!你真的吓死我了!"
躺在地上的人翻了个身面向他,刚醒来还有些神智不清,问:"嗯?世容,你怎么在这里?"
       金世容还没缓过神来,竟然忘了原本要找对方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答道:"没事,宜缜哥,我先回去了。"
       李宜缜一脸茫然地躺在地上,嘴里念叨着:"真是的,离开练习室也不知道要随手关门关灯,就这么走了......?"

(宜缜在练习室里睡着了,还说梦话,就是那句:世容,别闹)
(世容原本想向宜缜告白的,虽然半夜告白不太合乎逻辑)